????“陈赋死前,房间里没有第三者,”詹天涯看着手机上刚刚发来的检测报告,“在他住进酒店之后,走廊监控没有拍摄到有其他人进入他的房间,虽然房间检测有其他人的指纹,但指纹却是属于房嫂的。”

????詹天涯的意思就是唐安蜀之前的推测是完全正确的,陈赋死之前,独自待在房间内,提前准备好了自杀的绳索,但在这个过程中,他变得异常愤怒,在房间内大肆破坏,弄伤了自己的手臂,最终上吊自杀。

????尉迟然问:“G3停车场内案件中有两个保安,陈赋是辞职的那个?还是被开除的那个?”

????詹天涯道:“是辞职的那个。”

????唐安蜀立即问:“那被开除的那个呢?人在哪里?”

????詹天涯看了一眼手机:“没找到,人失踪了,消失得无影无踪,我们启动了所有可以调查的渠道,都没有找到这个人,不过我们依然在找。”

????一个自杀,一个失踪,这件事愈发离奇了,线索也因此断了。

????唐安蜀举起手机问詹天涯:“我可以将这个案子的线索全部记录下来吗?”

????詹天涯点头许可后,唐安蜀落座,详细地将现场情况记录在手机上,并且拍摄了照片,还不时告诉尉迟然,如果在百年前有这么方便,估计他遇到的不少案子早就解决了,不需要拖那么久。

????尉迟然发现唐安蜀对案件细节的把握,远超过了唐千林,而且他性格也没有唐千林那么急躁,不会轻易下任何定义,似乎并不会轻易被外界所影响。

????等唐安蜀记录完毕后,他起身道:“第二个案子,也就是负责大厦G2停车场那两个保安在什么地方?”

????詹天涯道:“在家里,准确的说,是他们俩合租的屋子里,出事之后,大厦管理层也给了他们一笔封口费,但并没有开除他们,只是让他们任然负责原本的工作,毕竟再招聘保安来负责,如果遇到这种事,又得多一笔封口费。”

????唐安蜀看了一眼尉迟然:“我们去见见那两名保安。”

????负责G2停车场的两名保安分别叫王威和王凯,两人是堂兄弟,一起离开家乡来蓉城打工,因为是亲戚,又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所以关系很亲密,两人甚至可以一起租住一个单间,每个月一起承担房租水电。

????王威和王凯所住的地方距离大厦有一个小时的路程,除了坐地铁之外,还要转公交车,路程十分远,但以他们的收入能在大城市有栖息之地已经非常不容易了。

????在出租屋内,见到王威和王凯的时候,尉迟然才发现虽然他们是堂兄弟,但样貌却很像,也很强壮,只是眼神都有些呆滞,不知道是因为发生那件事之后导致的,还是原本就是这样。

????因为他们租住的是单间,房间太小的缘故,问询有些不方便,詹天涯便提前知会了房东,让其他两个单间的人提前离开,空出几个小时来。

????作为哥哥的王威坐在那一声不吭,也不直视尉迟然等人,而王凯则张罗着要去买饮料,被唐安蜀婉拒:“不用客气了,说说那晚发生的事情吧。”

????王威闻言,下意识看向王凯,这个举动让尉迟然感觉到,王威虽然是哥哥,但似乎没有什么主见,而作为弟弟的王凯似乎才是兄弟两人的主心骨。这一点从之前王威沉默不语,而王凯张罗买饮料就可以看得出来。

????王凯缓缓坐下道:“详细情况,我上次已经说明了,我只是想知道,你们是不相信我们所看到的,还是有别的原因?”

????王凯的反问,让詹天涯、唐安蜀和尉迟然三人都有些意外,感觉这人的思绪很清楚,清楚得让人不由得去怀疑他。

????唐安蜀看着王凯道:“我们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让你重复下案件的经过。”

????王凯默默点头,看着那张破损的茶几许久才开口:“那天凌晨,刚过12点,我和大哥两人巡逻完毕,准备回值班室,期间我们还在商量要不要吃点夜宵,是点个外卖还是直接吃之前准备好的方便面,谁知道我们刚回值班室,刚坐下来,就看到值班室窗户外站着一个女人。”

????尉迟然插嘴问:“值班室是什么样的?”

????王凯抬眼看着尉迟然,开始详细描述:“值班室大屋分为里外两间,里间很窄,只能摆放一张折叠床和部分工具,外间稍微宽敞些,有桌椅沙发,桌子正对着的就是窗户,窗户很大,便于我们坐在那里就可以看到停车场。”

????唐安蜀问:“值班室应该是在停车场出入口?”

????王凯肯定道:“对,只要是停车场的保安值班室一般都在出入口。”

????尉迟然却突然问:“你以前是做什么的?”

????王凯略微一愣,但还是回答:“我以前读过中专,中专毕业后,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就和大哥一起出来工作了。”

????尉迟然问完后,唐安蜀会意:“王凯,你和我下楼一趟,帮我一个忙。”

????王凯反问:“什么忙得下楼去?”

????唐安蜀道:“你跟我来就是了。”

????王凯只得跟随唐安蜀离开,待两人离开后,尉迟然立即坐在王威旁边问:“王威,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对我们说?但因为你弟弟在,所以你不方便讲?”

????王威吃惊地看着尉迟然,那意思明显是:你怎么知道?

????可王威还是心有余悸地看着大门口,詹天涯下意识站在门口:“放心,他们一时半会儿不会回来。”

????王威压低声音道:“他不是我弟弟,我敢肯定!”

????尉迟然看了一眼詹天涯,问王威:“你为什么这么说?”

????“我弟弟以前不是这样的,他很腼腆的,”王威的语气有些激动,“他见着陌生人都不敢说话,就算说话脸也会红,不会这么对答如流,而且,他以前是喜欢喝酒的,可现在滴酒不沾。”

????尉迟然问:“那晚之后,你弟弟就变了?”

????王威快速点头:“对,那晚之后我弟弟就变了,变得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虽然其他人不觉得,但我和他一起长大的,我很清楚,我也很害怕,而且,他今天还告诉我,他准备辞职,我问他去哪儿?他说要去沿海一带打工,不想再留在这里。”

????陈赋的离奇自杀,王凯的变化,让尉迟然感觉到这一切都应该与大厦内的那些悬谜事件有直接关联,难道真的是闹鬼了?而陈赋也好,王凯也罢,是被鬼附身了?眼下来看,这似乎是唯一的解释。

????而所谓的鬼附身,结合二号平行世界的乌飞案,难道又是天人的杰作?

????既然陈赋死了,那只能将王凯以协助办案为由先带回去再说,于是,詹天涯悄悄给楼下的唐安蜀发了短讯,让他与其他人先带王凯回分部询问,接着与尉迟然告别了王威下楼返回。

????王凯被带走,期间显得很是不安,不断地询问为什么要带自己离开?唐安蜀只是告诉他,需要他回去重新做一个详细的笔录。

????回到古科学部分部之后,王凯被带进了审讯室,由唐安蜀亲自审问,而尉迟然和詹天涯则坐在旁边的房间内,隔着单向玻璃观察着。

????王凯被带进审讯室之后,显得比之前还要不安,左顾右盼,不断问自己什么时候才能走?

????唐安蜀也不回答,只是道:“你之前说到,你和你大哥王威回到值班室之后,看到窗口站着一个女人,然后呢?”

????王凯问:“我什么时候才能走?”

????唐安蜀笑道:“做完笔录你就可以走了。”

????王凯道:“我刚落座,就看窗口站着一个女人,我们俩都被吓了一跳,我大哥立即问那个女人是做什么的,但那女人没回答,就那么偏着头看着我们……”

????说到这的时候,王凯浑身一抖,唐安蜀留意到他手臂上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不由得微微皱眉。

????王凯又道:“那个女人穿着一件很旧的衣服,就像以前工厂工人穿的那种老式工装,我大哥立即开门出去,可开门后却发现窗户外一个人都没有,可当时,我在屋内明明很清楚地看到那个女人,她就站在那,可我大哥站在门口就是看不到。”

????隔壁房间的尉迟然和詹天涯也看得出,此时此刻的王凯是真的充满了恐惧。

????唐安蜀道:“接着说。”

????王凯闭上眼:“我大哥又回来,走进值班室那一刻,他隔着窗户又看到那个女人,吓得险些摔倒在地,我当时不知道怎么回事,就问他怎么了?大哥没说话,我赶紧出去看,可在门外也没有看到那个女人,我立即回去,那时候我大哥指着窗户,而那女人也从窗户那消失了,随后大哥又尖叫了一声,冲回里屋去,直接关上了门,我这时候才意识到不对劲,等我转身的时候……”

????王凯睁开眼,看着对面的唐安蜀:“我看到那个女人就站在我身后,而且脸刚好凑在跟前,我吓坏了,下意识举拳就打了过去,可什么都没有打中,那女人也瞬时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唐安蜀问:“然后呢?”

????王凯摇头:“没有然后了,我们再也没有见过那个女人,再也没有见过……”

????隔壁间的詹天涯起身,将刚拍摄下来的录像拷贝下来:“尉迟然,跟我去一趟大厦。”

????尉迟然问:“做什么?”

????詹天涯道:“让大厦的管理层看看这段审讯录像。”

????唐安蜀留在审讯室里,继续和王凯闲聊,当然,他没有再聊案子,而是聊些王凯的日常,他的爱好等等,他需要确定王凯是不是被什么东西给附身了,希望从这些对话中找出线索。




欢迎大家访问:九点半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jdbxs.com/book/95120/4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