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我知道,”向柚柚急忙安慰道,“蓝蓝,你的苦衷我全明白,不过现在不是自乱阵脚的时候,你要保持清醒的头脑,才能做出正确的分析和选择啊。”

  “那你说我该怎么办?”董芷蓝问道。

  她的内心其实也非常想要寻求帮助,只是觉得没有人可以帮,才选择默默承受。

  向柚柚思索了一下,给她出主意,“我觉得最起码你应该先弄清楚你爸为什么反对。”

  就像人家说的,死也要死个明白。

  话糙理不糙,不弄清楚就擅自下决定,万一以后发现是个误会呢?

  “可是我爸他什么都不肯讲,没得商量。”董芷蓝叹口气。

  现在只要跟她爸沟通有关的,她都觉得没戏,如果能沟通,她不早就沟通好了吗,哪用等到现在。

  向柚柚提醒道,“你爸不说,你可以问洛则啊。”

  “问他什么?”董芷蓝不解道,“他哪里知道啊。”

  洛则是被否定方,他哪里知道自己哪里招人不待见了呢。

  如果知道,不就改进了吗。

  “笨呢,”向柚柚忍不住说她,“谁让你问洛则为什么不招你爸喜欢了,我是让你问问他那天都跟你爸聊什么了,也好分析一下原因啊。”

  “哦,原来你是这个意思。”董芷蓝恍然大悟,“好,我马上去问啊。”

  她说着就要挂电话,被向柚柚拦住了。

  “问清楚了跟我说一声,我给你分析分析,别轻举妄动。”向柚柚是怕她哪根筋不对路,到时候没弄出个所以然,一着急直接拿着机票上飞机飞走了。

  “知道知道。”

  董芷蓝利索的挂了电话。

  放下手机,向柚柚也没心情看电视了。

  拿起佣人刚送过来额一杯热牛奶,半天也没见喝一口。

  “是蓝蓝打来的吗,她的事儿怎么样了,处理好了吗?”外婆走过来,在她身旁坐下,关心的问道。

  向柚柚冲外婆摇摇头。

  “呦,她爸爸还没同意啊。”外婆不禁皱眉,显然也在替董芷蓝忧心。

  “事情更复杂了。”当下,向柚柚就把事情一五一十跟外婆大概说了说。

  不然她憋在心里也难受。

  外婆听了,也是发愁的样子,“这孩子也真够苦的,她爸爸也真是的,怎么那么想不开呢,孩子愿意就得了呗,有什么不能好好说,非的闹的鸡犬不宁的。”

  “可不是吗,”向柚柚也道,“如果她爸跟您一样开明就好了。”就少很多麻烦了。

  “不过做家长的也有家长的难处,”外婆又道,“孩子到底是年纪小,有时候不懂事,容易看错人,走错路,大人总归是阅历更丰富,见识的更多,想的也更长远,主要还是怕自己孩子吃亏。”

  向柚柚不禁乐了,“外婆,您这立场倒是不偏不倚。”

  刚夸她开明,马上又站到家长的立场上去了。

  “只有客观全面的看问题,才能公平,所谓的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要是让蓝蓝的爸爸来讲,可能咱们又同情他了呢。”

  外婆讲的听起来很有道理,向柚柚都有几分折服。

  “外婆,您没当检察官,可惜了。”

  “你这孩子,没事就拿外婆寻开心。”

  “我是真心这么认为的,大事当前,您能保持冷静的头脑,不偏不向,这就很不容易。”

  她就没做到,她潜意识里就是站在董芷蓝这边的。

  虽然她也为董伯父着想了,可是心里还是觉得由于他太苛刻了,才成了现在这种局面。

  就算明白各自出发点不同,但心里还是忍不住会站在董芷蓝这一边。

  “不管怎么样,你也得劝劝她,尽量别走极端,家哪是能抛下就抛下的呢,太伤老人的心了。”外婆也叹气。

  “劝了,哪能不劝呢,可是劝不劝的住,就不知道了。”向柚柚摇摇头。

  她也尽力了,如果事情不往她想要的方向发展,她也无能为力。

  本来以为白墨的事情比较难解决,想不到董芷蓝比他还要麻烦。

  喝了几口牛奶,向柚柚就喝不下去了。

  刚把杯子放下,外婆就问她,“怎么不喝了,趁热喝,补充营养。”

  “我现在能吃饭了,喝不喝这个也没多大关系吧。”

  向柚柚一副很不想喝的样子。

  之前吃不下饭,又吐的厉害,全靠喝点牛奶补充,不过最近饭吃的也不少,可是牛奶依然得喝。

  佣人跟做任务似的,早中晚三杯是雷打不动的,下午茶也经常会有一杯牛奶。

  “能吃饭,你能吃多少饭?”外婆认真的说,“你现在一张嘴吃饭,三个人来消耗,远远不够,营养跟不上,你会贫血,孩子也缺营养。”

  “可是……”可是她喝腻了啊。

  “人家怀一个,你怀的是两个,人家一个生出来八斤,算非常重了吧,搁你这八斤平摊下来一个才四斤,你想想多瘦啊,不可怜啊?”

  “可怜。”想想那模样,向柚柚点了点头。

  比别的新生儿小一半,能不可怜吗?

  “所以你得吃啊,得补充营养啊,孩子有足够的营养可以吸收,那就能长的好,白白胖胖的多好啊。”

  “我也没说不吃。”向柚柚声音明显弱了下去,可还是想抗争一下,“就是能换点别的吗?”

  这奶她是真喝烦了。

  “怎么没换哪?”外婆也振振有词呢,“我都交代了,那些菜,尽量别每天重复一个样,换着花样做,你觉得拿个菜烦了,跟外婆说,外婆让她们换。”

  “我说喝的呢,您怎么说到菜上去了,”向柚柚看看牛奶杯,可怜巴巴的,“我是在说这牛奶,外婆,咱换点别的有营养的喝吧。”

  “牛奶最有营养了,别的也赶不上它啊,而且怎么没有别的啊,你看看每天,”外婆掰着指头给她数,“燕窝,奶茶,还有什么这水果捞那芋圆的,没少换口味啊。”

  向柚柚皱眉,“合着您的意思是我光喝牛奶,别的都省了是吗?”

  “也不是说都省了,其实那些东西哪有牛奶有营养啊,不过都是些假把式,牛奶咱们还得按时喝。”

  “我算是白说了。”向柚柚仰天长叹。

  外婆乐了,“你啊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有的人想喝还没这条件呢,想当初你妈怀你的时候,面条里能卧上个荷包蛋就算是加餐了,哪有牛奶喝啊。”

  “那把牛奶都给我妈喝吧,正好把她过去受了亏待的都找补回来。”向柚柚笑眯眯。

  “她找补她的,你喝你的,现在不缺这点牛奶。”外婆大方道。

  向柚柚看软硬都不行,索性耍脾气,“反正我喝不下去,看到牛奶我都想吐了,特难喝。”

  外婆端过杯子来,喝了一口,自言自语道,“也不难喝啊,不是挺香的吗?”

  “您天天喝,一天雷打不动的喝好几杯,一直喝一直喝,试试。”向柚柚气咻咻的说。

  保准不到半个月,也烦了。

  “那就少喝点?”外婆让步。

  向柚柚见好就收,“少多少?”

  “两杯?”

  见向柚柚不吭声,外婆又道,“一杯?”然后强调,“不能再少了。”

  可不是不能少了吗,一杯再少就不用喝了。

  “那行吧。”向柚柚装作一副不满意的样子,心里对这个结果还算满意,还以为外婆非逼着她喝不可呢。

  “不过今天这杯算喝过了。”向柚柚狡猾的笑。

  外婆拍拍她的头,嗔道,“你那点聪明都用在不该用的地方上了。”

  “我是真喝不下,喝的胃都难受了。”向柚柚搂着外婆,撒娇似的说,“现在对我来说,世界上最难喝的东西就是牛奶了。”

  以前不爱喝白水,觉得没味道,不到很渴的时候她都不喝,向秋总是嘱咐多喝水,多喝水。

  虽然不爱喝,后来倒是喝习惯了。

  这牛奶真是不能习惯,总觉得有一股牛毛味。

  可别人还说是奶香味。

  酸奶她倒是能喝,可是老妈又不让喝,说酸奶喝多了并不好,纯奶才好。

  乳饮料就更别提了,添加剂多,更是不许她碰。

  平时除了纯牛奶就是手工奶茶,鲜榨果汁之类的。

  健康是够健康了,可是向柚柚都厌了啊。

  你说纯牛奶让放点糖,放点蜂蜜之类的也行啊,起码能甜点,也好入喉。

  也不许。

  说孕期不能补充太多糖分,预防妊娠期糖尿病。

  总之是杜绝一切可能发生的不好的状况。

  出发点是好的,就是苦了她啊。

  值得庆幸的一点是,目前还没有在饮食上太过严格,除了太凉性的不让她吃,比如螃蟹之类,反正海鲜那些她原本也不能吃,怕过敏,所以不让她吃那些倒是不算什么事儿。

  还有就是医生交代的尽量少吃的那些东西不让吃,其他的倒是没太管制。

  如果连菜也严要求,这不能吃那不能吃,那更没法过了。

  垃圾食品不让吃,她听,饮料不让喝,也可以,她都能管住自己不去碰了。

  因为孩子是她的,别人都这么关心,她自己不能不关心啊。

  而且她已经立志要做个有责任心的妈妈了啊。

  所以她不能任性,可是能忍的都忍了,能坚持的都坚持了。

  这喝纯牛奶她是实在坚持不下去了,说句老实话,比白开水还难喝。

  向柚柚只能使出杀手锏,再耍赖一回。

  而且她真心觉得喝太多也不是什么好事,什么都要适量嘛,每天一杯就可以了。

  在其他方面她可以多补充一点嘛。

  比如牛奶里富含什么,她就吃点富含相同物质的其他食物补一下不就行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欢迎大家访问:九点半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jdbxs.com/book/62700/3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