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晓宁点点头,小手握了握夜汐的手,“奶奶,爹地不会有事的。”

  说来说去,又是小家伙在安抚着大人,绝对的小大人的款儿。

  看的翟玉琛竟是有些心神恍惚,这孩子真的很讨人喜欢。

  倘若是他的儿子该有多好。

  母亲已经催过很多次了,催他赶紧的找个女朋友把婚结了,好给翟家生个孙子,可,他的心里自始至终都只有白纤纤一个,再也容不下其它的女人。

  “白纤纤家属在吗?”就在这时,手术室的门开了,有护士喊了出来。

  “在。”翟玉琛下意识的应到。

  “在,我是她婆婆,在的。”夜汐瞪了一眼翟玉琛,他算哪门子的白纤纤的家属,根本不是好不好。

  就算是翟玉琛救了自家儿媳妇,她现在也看翟玉琛不顺眼,完全是因为儿子的要求,就觉得翟玉琛现在就象是许梅第二,就是一个男小三,看着就讨厌。

  是的,她平生最讨厌最恨的就是小三。

  无论是男小三还是女小三,只要是小三,都讨厌都恨。

  要不是许梅那个小三,她的家庭也不会破裂,也不会自己带着凌美过了二十几年,而缺失了两个儿子的生活。

  想想,就更加的恨许梅,恨全天下的小三。

  翟玉琛丝毫不理会夜汐的眼神,他现在,除了关心白纤纤和悄悄的爱慕着白纤纤,再也没有其它的心思了。

  所以,他并不在意夜汐的挑衅。

  他只要白纤纤现在醒过来,肚子里的胎儿无恙就好,其它的,他什么都不管。

  “我妈咪怎么样了?”厉晓宁也凑上了前去,一双大眼睛里全都是担忧,答案呼之欲出的这个时候,小家伙紧张的小手的手心都出汗了。

  “暂时脱离了危险,胎儿也暂时保住了,不过要保胎。”护士说到。

  厉晓宁顿时长松了一口气,“谢谢护士小姐姐。”小唇已经咧开了笑意,小家伙开心了,小嘴甜的跟抹了蜜似的。

  妈咪没事就好。

  只要人活着,就有一切。

  这也是他刚刚更担心白纤纤的原因之一,因为厉凌烨那边只是情况有些棘手些而已,厉凌烨并没有生命危险。

  反倒是白纤纤这里更凶险。

  “病人很快就要醒过来了,她需要安静和安抚,绝对不能再刺激她了,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家属请注意些。”护士继续的说到,她出来,就是交待这些的。

  因为孕妇的情况就是因为心绪紧张才会导致现在这样的情况,差点就流产了。

  幸好送来的及时,否则真的不堪设想。

  “好的,我们知道了。”夜汐点点头,代表家属回应着。

  护士这便转身回去了手术室。

  很快的,白纤纤出来了。

  确切的说是躺在医用推床上出来的。

  她还睡着,只是面色已经红润了许多,褪去了之前的惨白,现在整个人看起来更有生气了一些。

  而最重要的是她的肚子还是圆滚滚的,这直接的证明两个胎儿还完好无恙的留在她的肚子里,也保住了。

  这是最可喜可贺的,因为谁都明白白纤纤肚子里的两个胎儿于白纤纤的重要性,要是两个胎儿没了,只怕白纤纤的情绪会更加的不稳定。

  夜汐随着护士推上了白纤纤的病床就要往电梯那里走去,一边翟玉琛的手才要落下,就被夜汐喝止了,“翟先生,你之前说只要确认她没事就会离开的,现在,你最应该做的是离开这里吧。”

  这样的冷冰冰的话语,让翟玉琛身形一滞,也才反应过来,他根本没有送白纤纤去病房的权利。

  能守着她到此刻,他应该满足了。

  刚要落下的手就滞在了半空中,他怔怔的站在那里,怔怔的看着夜汐和厉晓宁开心的推着白纤纤的病床进了医用专梯,哪怕是彻底的消失了踪影,也没有办法立刻就移开视线。

  脑子里全都是他抱起白纤纤时她的样子,那苍白的小脸让他担心极了。

  还好,她挺过来了。

  都说为母则刚,这一句在白纤纤的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翟先生,她无事。”身后,突然间传来一道男声。

  翟玉琛缓缓转头,看向季逸风,季逸风身为刚刚手术室里的医生之一,这刚刚洗完手走出来。

  自己未来嫂子的嫂子,再加上厉凌烨跟他多年的关系,他自然是要亲自监看着白纤纤救治的全过程,不允许有任何的意外发生。

  “谢谢。”翟玉琛点头,这才迈起了沉重的步伐。

  因为他明白,季逸风这一句是告知,也是间接的请他离开这医院的意思。

  终究是厉凌烨的人,哪怕厉凌烨进了局子,也不忘维护厉凌烨的一切。

  人呢,就是这样,不知道爱上的时候满不在乎,爱上了就连半点沙子都不允许揉进眼睛里了。

  现在的厉凌烨一定很后悔当初的那一个打给他的电话吧。

  可是倘若不是当初厉凌烨的一个电话,他也不会接近白纤纤,也不会不知不觉的就爱上了白纤纤。

  人与人之间,所有的所有的定数,全都是不可说,一说就错了。

  如果不爱,他也不会有现在这样的痛苦。

  可不管时间走过了多久,他从来都没有后悔过那一次的遇见白纤纤。

  有些错,既便是错了,可只要知道自己的心,便永远都是对的。

  他不信命,更不信错,只认自己的心。

  季逸风看着那个落寞至极的背影走进了电梯,一时间也是感慨无限。

  白纤纤被四个护士小心翼翼的挪到了豪华病床上。

  身子落下的那一瞬间,她手指微动了一下,口中的低喃随即溢出,“凌烨,你回来,你回来。”

  “妈咪。”听到白纤纤说话,厉晓宁冲到床前,紧握住白纤纤的手,“爹地没事的,你醒醒,快醒醒,好让宁宁好放心好不好?”

  天知道,白纤纤昏迷多久,他就担心多久呢。

  小手摇着白纤纤的手,小家伙的眼睛里亮晶晶的全都是期待,同时也轻轻摩梭着白纤纤的手背,然后好笑的道:“妈咪你不知道,爹地就是个大醋坛子,超级超级大的醋坛子。”,

欢迎大家访问:九点半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jdbxs.com/book/61863/10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