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的京城喧嚣繁闹依旧。

  宵禁正在渐渐放开,街上的摊贩店铺将日夜连接起来。

  这边店家灭了炉火打着哈欠,那边的店铺开门,伙计们打着哈欠将燃着余火的炉子烧旺。

  羊汤热气腾腾,将冬日雾霾的街上蒸的如同仙境。

  仙境里挤得都是凡人,有人大喊要宽面,有妇人沿街呼唤贪玩的孩童,还走路相撞对骂打起来。

  “到底谁没理在先?”

  “你这个外乡人。”

  “外乡人怎么了?欺生吗?”

  “告官告官去。”

  京城除了城门和皇城兵马驻守,以及夜间兵马巡查,白日里街市上并不常见兵马,只有巡查的差役们。

  差役们很快被看热闹的民众叫来,听他们争执,然后做论断,而不是将一群人喝骂打走。

  “屁大点的事也值得论断。”围观的民众中有二十多岁的男人摇头,“也太闲了吧。”

  在他身旁年长的男人笑:“俗世能有什么大事。”

  但现在不是俗世,是乱世,先前说话的年轻男人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想到自己一路上的紧张不安,进了京城反而恍若到了另一个世界。

  这可是京城啊,天下相争之地。怎么看起来丝毫没受乱世影响?

  “五郎啊,你也说了这是天下相争之地,不管是安康山,还是楚国夫人。”年长的男人将衣袍拉紧,转身离开这吵闹嘈杂,低声道,“都不舍得糟践,只会捧着护着守着。”

  “看把这些京城人惯出的臭毛病。”被唤作五郎的男人跟上他再回头看了眼,又怨又嫉嘀咕一声。

  年长的男人没有这般嫉妒,穿过人群走到一间棚子前高声喊伙计“来碗羊汤”,五郎忙跟着喊“两碗,再加一个羊蹄”,伙计们高声应着送上,两人就在街边的桌上坐下。

  “七叔你就爱吃这家。”五郎道,抬头看招牌,顿了顿竹筷,“不知道真的假的,这家羊汤馆竟然没跑吗?”

  七叔还没说话,伙计听到了大声回答:“我们主家可没走啊,一直在京城替陛下守着呢,麟州是别人假冒我们的。”

  什么狗屁话,不说躲在京城投贼安康山,反而敢大言不惭的说替皇帝守京城了,五郎差点将羊汤喷这伙计一脸。

  七叔笑了笑对五郎道:“京城人的一贯做派。”

  大言不惭高高在上唯我独尊。

  五郎撇撇嘴,竟然连安康山也没有吓到他们吗?看起来京城的日子一直很好过,他有点后悔:“七叔,我们应该早点来的,白耽搁了这么久。”

  七叔瞪了他一眼:“昏了头,现在来我们的钱被抢了,能找官府告,那时候来要是被抢了,你敢去找安康山告?”

  五郎讪讪笑,自嘲:“我这进了京,也像京城人了。”

  七叔将羊汤连喝几口,喝的脸色红彤彤,看了看四周:“钱是小事,主要是来看看京城的情况,官宦之变突然,接下来更是风云突变,一眨眼就四年过去了。”

  可不是,成元七年就要过去了,五郎将羊蹄子三口两口啃完:“咱们在家不知道京城的情况,真跟瞎了一般。”

  听到这个瞎字,七叔眉头皱了皱,神情有些古怪,五郎看到了嗨了声:“七叔,你又想到大姑妈了?”

  七叔轻咳一声脸色沉沉,羊汤似乎也喝不下去:“这贱人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就算不死,也不可能出入有车马,还能在这乱世进京来。”五郎道,“七叔,你认错人了,天下瞎子多了,你不能见一个就想到大姑妈。”

  “这种伤风败俗的东西。”七叔道,将羊汤碗重重的放在,“想起她我们武氏就抬不起头。”

  “好了好了七叔,都过去十几年了,死了都化成白骨了,别想了,好好的败坏了心情。”五郎将羊汤一口喝完,起身结账,一面道,“现在长房咱们几家承袭起来,乐善好施扶助乡邻,上上下下谁不对咱们武氏赞誉,那些事早就没人记得了。”

  七叔深吸几口气,败坏心情的不止是路上客栈里遇到一个瞎子,还有这几年时常听到的一个名字,乱世里兵马混战,不管是城池还是穷乡僻壤,有些将官的名字都能听到,最负盛名的就是振武军武鸦儿。

  “当年那个孽种活着,现在也该差不多年纪了吧?”他自言自语。

  “我说七叔,你这是....”五郎有些无奈,和他一边沿街而行一边哭笑不得,“见个瞎子,就想到大姑姑,听到姓武,就想到那个孽种.....”

  天下这么多姓武的呢,再说了,那个振武军的武都督......

  “战功赫赫,少年成名,是梁振的爱将,更不用说还有梁振亲自保媒,那楚国夫人威名赫赫,是富家权贵之女。”

  “那个孽种,怎能跟这些人扯上,七叔,你可真敢想。”

  他靠近男人压低声音。

  “七叔,是不是因为七婶卖了那个婢女,你心里太难过,心情郁结,心神不宁.....”

  七叔呸了声瞪了他一眼:“滚一边去,敢这样瞎琢磨长辈,回去让你爹打断你的腿。”

  五郎笑嘻嘻讨饶:“回头我挑几个好丫头送七叔。”

  七叔懒得跟小辈嬉笑:“带你出来是让你做事的,做不好事,就在家跟丫头们混闹吧。快去将东西准备好,我们去贺家。”

  五郎应声是,向前快走一步,七叔慢慢跟在后边,眉头皱了皱,有句话他没和别人说过,倒也不仅仅是因为姓武他就多想,主要是那个振武军的武都督叫做武鸦儿,当年他偶然听到那个贱人喊那个孽种叫乌鸦。

  武鸦儿,乌鸦,听起来实在让人不得不多想。

  所以这次家里说来京城打探能不能收回几年前的那笔欠款,他便同意了还亲自来,其实心里也是要打探一下这个武鸦儿的情况。

  当然,是他多想了更好。

  如果不是,那他这多想就很有必要了。

  这事真不能怪他多想,你看,刚进京城界就看到一个像茉儿的人,这也太巧了。

  “七叔,你快点。”五郎在前方人群中招手,身边涌来几个仆从,“可以去了,都准备好了。”

  男人收起思索,点点头加快脚步跟上。

  ......

  ......

  高官权贵的门庭也都没有被破坏,七叔和五郎带着下人一路寻来,很快就看到挂着贺字的门庭。

  门庭外还很热闹,两个仆从跟一个穿着灰布衣衫的男人在纠缠,吵吵闹闹。

  “我们真不知道,等老爷们回来你再来问吧。”

  “我可等不了,再等下去我就死了。”

  “你再闹,我们就去报官了!”

  听到这句话威胁,灰布衫男人向后退去:“你们怎能这样?骗了我的东西啊!”

  形容话语是受害者,却因为对方一句要报官,自己掩面转身走了。

  这是贺家势大呢,还是此人是个泼皮?七叔和五郎在一旁看着想,那人退去,贺家的仆从也没有再追骂,转身要关门,五郎忙喊道且慢。

  两个仆从站在门边打量他们,眼神虽然警惕但也没什么畏惧:“何事?”

  五郎上前递上名帖:“旧友前来拜访。”

  两个仆从犹豫一下:“我家主人并没有在京城,现在家里只有我们这些留守的看门人。”

  这样吗?七叔和五郎对视一眼,也是,京城乱了有两三次了,贺家的人怎可能不跑。

  但既然来了,总不能门都不进,七叔沉吟一刻道:“单大管家在吗?”

  仆从道:“单大管家不在,但单老管家在。”

  好些人家都这样,主人逃亡不可能带上所有的随从,一般留下的都是老弱,儿子跟着主家走了,老子甘愿留守。

  七叔原本失望,听到最后笑了:“那就见见单老管家吧。”

  仆从便接过名帖请他们稍等,不多时门内有脚步声和说话声传来“原来是武七爷来了!”

  话音落一个老者迎出来,一眼看到门外的七叔,伸手施礼。

  “武七爷啊,真是几年没见了。”

  七叔一笑感叹道:“能再见就是人间幸事啦。”

  这一句话让那老管家红了眼,一切尽在不言中,看五郎:“这是五少爷吧?我记得见过一次。”

  五郎对老者施礼:“是,单爷爷,我十年前来过,您竟然还记得我。”

  老管家笑:“老眼昏花,现在的事转头就忘,也就记得以前的事了,五少爷长大了,玉树临风啊。”

  五郎笑呵呵道:“我七叔也这么说我。”

  七叔瞪了他一眼说声没规矩,老管家笑着让开路:“快快,进来,有什么话家里说。”

  一行人热热闹闹进去,门关上与外界隔绝,一直到天色昏暗,门再次打开,七叔和五郎与那老管家作别,三次相送后,七叔和五郎拐过了大街。

  “算是白跑一.....”五郎说道,刚开口斜刺里冲出一个人,吓的他叫了一声。

  随从们已经围上来,将冲出来的人架住。

  “你们是不是见到贺老爷了?”那人挣扎着喊,“他们果然是骗我的!”

  五郎受了惊吓扬手就要打,七叔看到灰布长衫身形瘦弱,正是先前在贺家门外闹的人,制止住五郎。

  “不瞒你,真的没有见到。”他和气说道,“贺家的老爷们都不在,我们是与那老管家叙叙旧。”

  那人似乎不信,但又无奈,停止挣扎,神情颓然:“那怎么办那怎么办,他们就是昧下我的东西了。”然后想到什么抬头看七叔和五郎,“你们,你们要不要买好东西?我这里一件奇珍异宝。”

  五郎想笑又好奇,要问:“什么.....”

  七叔再次制止,对那人和气道:“谢谢啦,我们不买东西,投亲靠友的,能吃口饭就不错了。”

  那人神情失望,喃喃着颓然转身走了。

  五郎道:“这人是怎么回事?奇奇怪怪的,还奇珍异宝,骗子吗?”

  七叔道:“不是骗子,这人,是内侍。”

  五郎一惊,太监!仔细一想这个人的形容身段的确是跟常人不同,面白无须,神情阴柔。

  “那,这是怎么回事?现在皇宫里的吗?是宫里对贺家要怎么样?”他急切道。

  十几年前他来京城的时候,可是亲眼见过太监内侍是怎么飞扬跋扈的。

  七叔失笑:“你糊涂了啊,现在的皇宫里可没有皇帝,太监们哪来的飞扬跋扈,找别人麻烦。”

  他们自己都大难临头不知道怎么飞呢。

  五郎松口气,又兴致勃勃:“那这个太监怎么回事?他来贺家做什么?听起来还很委屈.....”

  七叔打断他的喋喋不休:“跟我们无关,出门在外,多看少说话,更不要多管闲事。走走,我们也该走了。”

  五郎没了兴致,继续将没说完的话说完:“这次白跑一趟了。”

  真无趣啊。

  回去之后,也只有在贺家见到一个太监这件事可讲了,还什么也讲不清。

  但让他惊讶的是,过了几天,在京城外路上的茶棚食肆里,又见到了这个太监。

  那太监还是一副颓然的模样,一边吃饭一边擦眼抹泪,看上去很是可怜,五郎对七叔示意想要坐那太监旁边,被七叔瞪了一眼.....

  有伙计看起来认识这太监,在低声劝:“你就别哭了,不想离开京城,就别走呗,现在京城这么安稳,你回老家可没在这里的日子好过。”

  那太监抬起头:“什么啊,京城对我来可不安稳,皇帝和那武都督都要回来了。”

  七叔在寻找座位,听到武都督这三个字,脚步顿了下。

  伙计已经哎呀一声:“皇帝和武都督回来不是好事?你放心,皇帝不会怪罪你的,你伺候那安贼也是没办法嘛。”

  太监对他嘘声:“皇帝仁善我是不怕的,只是那个武鸦儿,你们是不知道,他这人我可是打过交道,是个......”

  他说到这里话又停下来,低下头喝自己的汤。

  伙计训斥他:“你不要说武都督的坏话,楚国夫人是个善人,是神仙。”

  说罢转身不理会他,眼前人影晃动,有人在一旁坐下来。

  七叔道:“伙计,来两碗面。”

欢迎大家访问:九点半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jdbxs.com/book/61629/4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