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达被陆瑾康的话气得个倒仰,本以为这逆子成了亲之后能收敛一二,却没想到不但没有收敛反而比之前更嚣张跋扈。

  他明明是要让儿媳分担一些小徐氏身上的担子,这逆子居然能扯成这般,若今日他真让他们搬出大帅府去,他陆达颜面何存?!

  偏这么些年下来,每次与陆瑾康交锋,陆达就没有一次真能镇得住陆瑾康。

  为了今日的谈话,他事先做了那么多的铺垫,既没有过多责备苏云朵的抛头露面,又温和善待不过只是五品的宁忠平,还事先替他安排好宁华有居住事宜并替他找了个好先生。

  总以为这一切能让陆瑾康卖他一分好,没想到刚一提及苏云朵,这逆子就如同被摸了屁股的烈马,书房里的气氛顿时就僵住了,结果还是与以前一样,逆子果然还是那个逆子!

  “你这逆子!不过是让你媳妇帮着你姨母管管后院罢了,你媳妇掌得了诺大的镇国公府,难不成这小小的大帅府还能难得住你媳妇?!”陆达自是不能让陆瑾康带着苏云朵搬出大帅府,连二房侄子和侄媳妇都一起住在大帅府,若真让陆瑾康夫妻出去,他陆达的脸面往哪里搁?!

  这还让他怎么提康云牧场股份的事?!

  可是眼看康云牧场的运作渐渐走上正轨,他要是再不提,只怕再也没有提的机会了?

  自陆瑾康来勃泥城,陆达一直在找机会与陆瑾康提提康云牧场的事,只是陆瑾康来了勃泥城之后,就直接扑在了勃泥城的防务之中,连带他也比之前忙了许多,父子俩虽说同住一府却硬是没让陆达找到独处说私话的机会。

  今日好不容易让他逮着了机会,却没想到这才出口说了两句就成了现在这般状态,一时间让陆达不知该如何继续下去。

  对于陆达在小徐氏撺掇下生出的心思,事实上陆瑾康比苏云朵更早知道,毕竟在陆达身边有陆名扬的人,在陆名扬给圣上上了折子之后,就将这些人手交给了陆瑾康,也就是说就算远在京城,陆瑾康也能基本掌握陆达的一举一动。

  待杨忠和带着人来这边筹建康云牧场,无形之中又多了一条消息的来源渠道。

  在杨忠和等人抵达勃泥城之初,陆达曾经以镇国公的身份在大帅召见过杨忠和等人。

  据杨忠和给陆瑾康的消息,当时的陆达十分温和,对康云牧场虽多有关注却并未露出丝毫插手之意。

  陆达的改变是在春成带着人从京城过来之后,陆达曾经有意无意地在杨忠和和春成的面前露出自己对康云牧场的兴趣。

  昨日陆瑾康背着苏云朵曾经私下见过杨忠和和春成,特地询问了此事,基本能猜明白陆达的心思。

  杨忠和带来的人手,虽说大多曾经跟着陆名扬出生入死过,却都是自由身,而跟着春成带的这批人中却大多是镇国公府的家生子,身份上依然是镇国公府的奴才,这就让陆达或者应该说是让小徐氏觉得自己作为镇国公府的主子有了充分的理由在康云牧场的经营上插上一手。

  既然陆瑾康猜透了陆达和小徐氏对康云牧场起了心,自然明白陆达将他带进书房的最终目的是什么。

  事实上来勃泥城的这几日,陆瑾康自是清楚陆达一直在找机会与他单独说话,而陆达一直没找到机会,自然也是陆瑾康故意为之。

  这也是陆名扬事先的交待,他不愿意看着儿子与孙子的关系继续僵硬下去,还特地让陆瑾康给陆达捎了封信,对陆达进行了提点,希望陆达能够自己想明白。

  只是陆达的表现一如既往地令人失望,既如此陆瑾康也只能在心里默默地为陆达点了支蜡,索性也不与陆达绕舌,冷着脸直接从怀里拿出一封厚厚的信丢到陆达面前:“你还真是一如既往!”

  陆达瞄了眼桌上的信,只这一眼心里就没来由的一个“咯噔”,脑门上冒出了豆大的汗珠。

  虽说还没打开这封信,陆达心里却已经有了猜测,只是老爷子是怎么知道他心思的呢?

  哆嗦着手从桌上拿起信,这信却似有千钧,陆达心慌意乱,再也没有了与陆瑾康继续争斗的力量,无力地挥了挥手让陆瑾康退下。

  陆瑾康无言地看了陆达一眼,事实他并不很乐意通过老爷子的手来掐灭陆达那份心思,他有的是办法让陆达和小徐氏彻底歇菜,却感念老爷子的一番苦心,最终还是依了老爷子事先安排好的剧本,在陆达向他提及康云牧场之前,将老爷子事先准备好的书信拿出来。

  陆瑾康默默地从书房里退了出来,正要离开旭辉苑,却听到正房那边传来了苏云朵的声音,不由眉头紧紧皱了起来,这个时辰了,为何苏云朵还在旭辉苑?

  正疑惑间,被小徐氏从屋里遣出来的紫莲已经快步来到陆瑾康面前,小声与陆瑾康说了几句。

  原来苏云朵安置好宁华有正打算回啸风苑,却又被小徐氏身边那个叫胜春的大丫环给拦回了旭辉苑。

  苏云朵的心里是有些烦躁的,却还是来了旭辉苑,她不想给陆瑾康增添麻烦。

  小徐氏倒是比陆达直接,一见苏云朵就问起了康云牧场,希望苏云朵能够给她一个机会为她肚子里的孩子准备一份礼物。

  苏云朵不由默了默,十分惊讶地看了小徐氏一眼,目光又在小徐氏还没出怀的肚子顿了片刻。

  因为有了肚子里的这块肉,小徐氏这是打算直接放弃留在京城的一儿一女,不应该吧!

  苏云朵与陆瑾康成亲将近三年,因各种原因与小徐氏相处的时间真的不算多,却也很清楚陆瑾华在小徐氏心中的重要性。

  可是自从苏云朵来了勃泥城,与小徐氏也见过数次面了,却没见小徐氏问一声陆瑾华和陆玉娇的情况。

  就算前两次没有什么机会,此刻就屋里除了各自留了个丫环,就只她们二人罢了,可小徐氏依然只字不提留在京城的儿女,关注的始终是肚子里的那块肉,这实在太过令人吃惊了!

  如今小徐氏肚子里的这块肉还没成形,是男是女还不知道呢,她就先放弃了已经有了秀才功名的陆瑾华,这人是不是疯了?!

  苏云朵能理解小徐氏想给肚子里孩子谋算的一颗慈母心,却不能理解她因为陆瑾华与陆玉娇与她不再亲近就如此利落地放弃陆瑾华和陆玉娇,那两个毕竟也是她十月怀胎生下的孩子,而陆瑾华更是她捧在掌心呵护了十来年的心肝宝贝!

  苏云朵终于明白安氏在她出发来勃泥城之前曾经与她说过的那些话了,安氏与小徐氏做了十多年婆媳,果然是十分了解小徐氏这个人。

  见苏云朵半晌没有说话,小徐氏自是有些按捺不住了,皱着眉头死死盯着苏云朵道:“那么大个牧场,我只让你分出一成的股份,就那么为难?”

  苏云朵不由轻笑出声,到底是谁给小徐氏的底气,让她觉得自己可以插手康云牧场?

  “你笑什么?!”苏云朵脸上的笑许是带着一丝轻蔑,顿时就让小徐氏恼羞成怒,重重拍了一下桌子指着苏云朵怒斥道。

  苏云朵收起脸上的笑容,淡淡地瞥了一眼小徐氏道:“夫人还是别动怒,若是动了胎气就不好了。”

  也许方才的动怒多少牵动了肚子里的胎儿,小徐氏的脸有些发白,留在屋里侍候的胜春也有些紧张起来,连忙上前小声劝着小徐氏。

  小徐氏连续做了几个深呼吸总算是冷静了些,却依然没有放弃为肚子里的胎儿谋利,一只手放在肚子上来回抚摸着,盯着苏云朵一字一句道:“国公爷对这孩子最是上心不过,曾经多次说过这个孩子才是他最想要的孩子!你是作为大嫂,难道不应该替他考虑一二,不过只要你一成又不是向你要全部,就那么难?”

  苏云朵睁大眼睛不敢相信地看着小徐氏,半晌似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按夫人这话的意思,无论是夫君、二弟还是六弟、五妹、六妹都不是父亲想要的孩子?”

  小徐氏面上一愣,这才发现自己将陆达私下与她说的话给说了出来,顿时就有些慌乱。

  就算陆达曾经说过这样的话,她也不应该如此直白的说出口,更何况陆达也只是在情浓之时流露过类似的意思,并没有真的说过这样的话。

  再说小徐氏心里再明白不过,就算陆瑾康与陆达不和,在陆达的心里陆瑾康依然是他最看重的嫡长子!

  得知她再次有孕,陆达固然欢喜和在意,却也万万超过不过陆瑾康去,甚至连庶出的陆瑾臻都不如,毕竟陆瑾臻跟在陆达身边已经七八年且立下了不少军功,而她肚子里的这块肉尚未成形,不知是男是女,更不知其长大后能否成才。

  “我,我何时说过国公爷只喜这个孩子的话?!你这是诬蔑!”慌乱中小徐氏这是连风度都不顾了,直接否认了刚刚自己才说过的话。

  这时苏云朵隐约听到传来陆瑾康的声音,她懂陆瑾康这个人,他必是不忍眼看着她与小徐氏直接冲突,虽说特意安排了紫莲在外面拦他,却拦不了他多久。

  于是苏云朵收起了戏谑之心,整了整脸色,认真地看着小徐氏道:“不管夫人是什么样的想法,还请夫人明白,康云牧场不是你可以肖想的。不但是你,国公爷都不行!”

  小徐氏的听力不如苏云朵,她压根没听到外面的动静,此刻听了苏云朵的话,顿时又气的一拍桌子道:“你这是打定了主意要忤逆不孝了?!”

  苏云朵敛了脸上的笑容,目光冷冷地对上小徐氏,神色间与陆瑾康有那么几份相似,令小徐氏心里微微有些发寒,可是一想到康云牧场的巨大利益,那些许寒意又被她强压了下去:“我告诉你,若不想背上忤逆不孝的骂名,还是乖乖地拿出一成利来!”

  “若今日我按夫人的意思给了夫人肚子里的这个一成利,那么二弟、六弟还有五妹、六妹又当如何?”苏云朵眉头微微一蹙起,反问小徐氏。

  也许是觉得苏云朵语气软了下来,小徐氏心里顿时一喜:“你帮助老二家的在庸城和勃泥城都开了‘云裳’分铺,又替你六弟、六妹他们几个开了冰铺,让他们每人都已经了有了不错的收入,他们自不该再与这个最小的弟弟分利。”

  苏云朵不由再次露出一丝讽笑:“我再重申一次,康云牧场不是任何人能动的,夫人不行,国公爷也不行!”

  小徐氏没想到费了这么久的口舌,苏云朵最终还是油盐不进,自是又气又恼,摸着肚子厉声斥道:“你能给老二他们谋利,为何就不能替这个孩子考虑一二?”

  苏云朵早就在等她这句话了:“既然夫人要一碗水端平,那也很好办!”

  转而对着站在自己身后的紫茑道:“你去吩咐紫莲,让她立马传信下去……应夫人要求,即日起京城‘云裳’总部停止与庸城、勃泥城‘云裳’分铺的一切合作,立时付清违约金;抽离六公子、五姑娘、六姑娘在冰铺的股份并进行清算,将他们的本金和红利一次性付清。”

  紫茑对着苏云朵福了福身应了声“是”,抬腿就要出去吩咐。

  小徐氏这下子是真的慌了,若真让苏云朵将这个消息传出去,她即将面对的可不仅仅是几个儿女的怨恨,还将面临京城那两老家伙的追责:“我,我,我何时让你停止与老二家的合作了,又何曾说过要你不再打理华哥儿娇姐儿他们的利钱?你,你这是要将我放在火里烹!你好狠好毒的心肠!”

  苏云朵冷冷一笑:“夫人只管往我头上扣帽子,我是无所谓的!毕竟这所谓的忤逆不孝、所谓的心肠狠毒,比起倾覆镇国公府来算得了什么!”

  苏云朵话音刚落,小徐氏还待撒泼,却在此时门帘被重重撩开,陆达和陆瑾康父子沉着脸一起走了进来。

  小徐氏只觉得找到了主心骨,只差扑进陆达的怀里嘤嘤而泣了。

  苏云朵暗自撇了撇嘴,对上陆瑾康关切的目光淡然一笑。

  虽说陆瑾康的脸色有些阴沉,苏云朵却察觉到陆瑾康的身上,除了对自己的那份关切,就是对小徐氏的不屑,并没有什么怒意。

  再观陆达,神色间几乎已经看不到此前对她的怒气,对小徐氏倒是多了一份不耐和嫌弃。

  如此看来,陆瑾康应该已经搞定了陆达,心里不由地为正用帕子捂着嘴嘤嘤哭泣的小徐氏点了支蜡。

  既然陆瑾康已经搞定了陆达,那么这里也就没有他们什么事了,他们自不会杵在这里看小徐氏演戏。

  陆瑾康冷冷地扫了小徐氏一眼,连礼都懒得行一个牵起苏云朵的手就离开了旭辉苑。

  虽然不知陆瑾康到底是怎么搞定陆达的,只要陆达不再发昏,必能掐灭小徐氏的那点心思。

  这次陆达倒是做得十分彻底,无论小徐氏如何闹腾,再没有被小徐氏撺掇和蛊惑。

  先是以小徐氏胎相不稳需要安胎为由,将大帅府的中馈交给了杨傲群,直接断绝小徐氏兴风作浪后的机会,同时还特地派了管家给苏云朵传话,让她尽管忙自己的事,无需为任何事分心,有了陆达的这番明示暗示,虽然苏云朵没有掌大帅府的中馈,却没有人敢对苏云朵不敬。

  接下来苏云朵在勃泥城的日子,虽说十分忙碌,却过得相当逍遥自在,时不时带着人出大帅府,或去庸城看看酒坊或去康场牧场看看新进的牛羊骆驼和战马。

  :。:

欢迎大家访问:九点半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jdbxs.com/book/61548/8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