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梦花粉,就是他们目前可以接触到的比较低级的有着特殊的味道的花粉,就算是散播在空气里面,都是会久久不散。

  本来这只是某些女灵修当做是香料来使用的,就像是凡间的女人使用香水一般,香味清淡悠远。但是到了宁清秋的手里,竟然是成为了克敌制胜的法宝之一,竟然是可利用它的味道来追踪魇魔,而且刚才那样的局面,谁都是会认为他们稳操胜券,但是在那样的时候,这个女人竟然是还能冷静的考虑可能存在的失败的可能,先做好了第一手的预防,不得不说,实在是让人惊叹不已也自愧弗如。

  纳兰徽和顾微凉都是沉默着在内心反思,他们实在是太稚嫩了,还是需要进一步的磨练自己,这个时候确实是应该是羞愧,竟然是和宁清秋的深思熟虑差这么远,但是同时这也是一种激励,只要是不放弃不断进步,难道是他们会达不到这样的程度么?那是不可能的,人都是会有成长的,何况他们本就是少年。

  朝着诡梦花粉的味道一路追寻而去,魇魔虽然阴险,但是到底是对于灵修和人类的世界没有很熟悉的地步,何况只是诡梦花粉这样的女子的用品?大概就算是魇魔王来了都是不太会注意到的味道,只是会因为魇魔王身周都是会让所有的气息都是被排斥燃烧掉的,所以这样的招数压根没用,所以以前也没有人想到这一招,但是宁清秋把花粉撒在了低级魇魔的身上,就是有着出奇制胜的效果。

  很快的他们就是发现了魇魔的踪迹。

  它受了很严重的伤,毕竟当时群殴的时候宁清秋他们可没有留手,最关键的是女妖嚎叫这样的灵魂技能可不是什么烂大街的货色,用出来之后的效果可谓是骇人听闻,所以它的本源也是遭受了相当程度的损伤。

  可谓是强撑着最后一口气了,若不是邪修三巨头之一的雪山老人的突然出现横插一脚拦着皇甫烈的话,刚才这魇魔就是已经是成为死物或者是阶下囚了。

  他们没有轻举妄动。

  叶凛自然不会动手,事先就是和他说好了不到万不得已这位可是定海神针一样的存在不会轻易出手,他们的小队任务最后还是要他们自己有始有终的终结比较好。

  杨璇玑也是个奶妈级别的人物,主要是纳兰徽和顾微凉这个时候还处在虚弱期,要是再挨上一次女妖嚎叫的话那就是后果不堪设想,他们还是刚刚起步的灵修,虽然天赋绝伦但是这时候真的是很孱弱的,虽然要历练,但是也是需要好好地保护的,不然的话就是很危险,至于说宁清秋这丫头,刚开始最顾虑她,现在看来最不用担心的就是她了。

  活蹦乱跳的,就算是魇魔死翘翘估计都是不会影响到她分毫的。

  宁清秋的剑仍然锋锐,虽然还是有着不趁手的感觉,但是这个其实没什么影响,自己的这些感觉都是毫无理由的,魇魔正在给自己疗伤,小眼睛里面都是嗜血的疯狂,因为在灵修的手里面吃了大亏,对于魇魔来说就是奇耻大辱,若是普通的魇魔大概是还没有这样的感觉,但是对于拥有魇魔王血脉的自视甚高的乌骨来说,就是真的感觉到了一种深入灵魂的羞辱,从那一刻起,宁清秋等人就是他们不死不休的仇敌。

  说实话,作为一个有名字的魇魔,它的追求和那些普通的只知道吃和杀的魇魔是不一样的,这就是血脉和灵魂赋予的高贵,乌骨从来认为自己与众不同。

  他们慢慢的靠近,乌骨没有察觉到危险的临近。

  纳兰徽和顾微凉就是扼守在其他可能逃离的出口,魇魔之前给他们狠狠地一巴掌,这一次自然是要原封不动的还回去。

  乌骨的眉心突然刺痛,就是在那千钧一发的时间,一切都是来不及了,宁清秋剑光如凛冽寒冰,带着惊人的杀气就是几乎将它的头在瞬间劈为两半,可以说是毫不犹豫,这是经历了无数次的血战之后才有的战斗直感,就是这么突兀的出现在一个孱弱的少女身上,或者说,只有真正的瞎了眼的人才会真的认为这只是一个孱弱的少女,宁清秋的剑道修为是十分的惊人的,天赋甚至是不比所谓的剑体差。

  乌骨靠着绝对强悍的肉体才是扭转了一下身体,然后就是半边脸颊都是给切开了,血流如注,惨嚎声响起的时候简直是让人都是跟着感同身受那股强烈的痛苦,要不是没有蕴含强烈的能量波动的话,那就是堪比女妖嚎叫了……

  难道是新开发的技能?魇魔嘶吼?这个名字其实也不错的。

  宁清秋杀心炽烈。

  对方把普通人当做是食物的时候就是应该料到这一天的,所以称为灵修的剑下亡魂的时候也不该有什么怨言。

  杨璇玑从未见过比起宁清秋更加适合战斗的女子,昆仑的女弟子虽然也有凌厉的,但是到底是比不过她这样的纯粹的杀气,不得不说,宁清秋日后必定是会成为叱咤风云的存在。

  她作为见证者和引领者之一,实在是与有荣焉的同时,饱含期待。

  宁清秋和魇魔就是在狭小的洞口里面战斗,眼看着就是要取得胜利的时候,叶凛突然冷声喝道:“什么人?滚出来!”

  黑风滚滚,让人一看就是知道反派和坏蛋出来了。

  宁清秋没有分心,相信他们会处理好的,要做的就是先把眼前的对手解决,分心二用那就是不适合解决问题的。

  这样的专注,实在是世间少有。

  特别是她还是这样的年纪,该说是天生的战士么?

  来者面容清瘦,须发皆是雪白,明明应该是仙风道骨,但是眼中却是邪气四溢。

  叶凛一字一句的说道:“雪山老人……作为前辈高人,竟然是对我们这些小辈出手?未免有失身份。”

  就算是邪修,也是有所为有所不为,雪山老人是灵魄境高手,喜怒不定阴情难测,但是尾随他们也显得太过卑劣。

  :。:

欢迎大家访问:九点半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jdbxs.com/book/61460/24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