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吧里的气氛,让倪初雪的思绪有些晕晃晃的,她的心也是混乱的,她原本以为把项薄寒叫过来,是让他过来带着媚拉一起离开的,可现在,看情况,好像他也想留下来。

  在他在,倪初雪的内心还是很有安全感的,特别是那站在旁边两个保镖,更是令她安全感十足。

  只是酒吧里这份纸醉金迷的气息,令她的心无法平静下来,仿佛有什么东西一直在骚动着她的心房,令她不知如何是自处。

  甚至,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她已经定定的看着身边这个男人好一会儿了。

  在柜台散发的迷离灯光之中,他浑身披着华贵的气息,散发着对女人来说,有些致命的性感,令女人禁不住的被吸引。

  这时,媚拉突然凑近了一些她的耳畔,用有些命令式的语气道,“初雪,我跟你换一下位置。”

  倪初雪扭头看向媚拉,而媚拉已经从她的位置上下来了,她伸手扣住她的手腕,把她从椅子上拉了下来,推向了旁边的位置。

  倪初雪无奈让出位置,当她抬头看向媚拉向项薄寒展示媚眼的时候,倪初雪的胸口倏地一紧,仿佛有一种喘不过气来的难受。

  那么的强烈,那么的令她不知所措,她这是怎么了?

  项薄寒的酒杯里,是最好的威士忌,他修长的手指端起高脚杯,往薄唇送去。

  “项先生,干杯。”

  媚拉非常主动的拿着酒杯去碰他的酒杯。

  项薄寒握杯没有碰杯的意思,但是媚拉却还是执意碰了一下他的。

  项薄寒倾身朝媚拉旁边的倪初雪道,“坐到这边来。”

  倪初雪怔了几秒,她起身坐到了项薄寒的另一边,项薄寒把一杯果汁酒送给她,“度数非常低,你可以偿偿。”

  倪初雪眨了眨眼,看着散发着果香的水果酒,她伸手接过,闻了闻喝了一下,果然很好喝。

  这时,整个音乐一变,原来是一首非常狂热劲爆的dj歌曲,令气氛都燃烧了起来,在场男女不由自主的在位置上也摇摆了起来。

  而媚拉可是夜店的常客,这样的音乐,她最乐意展示她迷人纤细的腰肢了,而今晚项薄寒在身边,她又怎么能错过呢?

  她站起身,走到旁边一处射灯照耀之处,正面对着项薄寒,跟着音乐,非常放松又妩媚的扭动着腰肢,手指还非常有暗示性的勾了勾。

  倪初雪看到媚拉这样,都有些脸红耳赤,不好意思,而旁边的项薄寒,手里执着酒杯,眯着眸,深邃的眸光,满是晦暗,令人猜不透他在想什么。

  而在倪初雪背对着柜台,愣神发呆之际,她的身边,一个中年男人正和酒保打着什么手势,这可是酒吧里常会发生的事情。

  和酒保串通下点药什么的,而这些都是有好处拿的。

  酒保拿着一杯和倪初雪相同的果汁酒,他刚刚放在桌面上,只见身边这个男人手机突然响了,他拿起一看,一边看手机,一边伸手取了果汁,原本两杯离得相近的果汁,被男人随手拿走了一杯。

  而余下的那一杯,赫然就是有东西的那一杯了。

  倪初雪是实在看不下去了,媚拉跳得太诱人了,她只好转身回来,莫名的感觉到一种口干,她拿起果汁酒,非常畅爽的大口大口的往嘴里喝下去。

  这种场合,的确会让人身心发热,莫名的感到口渴。

  项薄寒的目光,也并未在媚拉的身边,倒是他的目光悄无声息的落在身边的女孩身上。

  身边那些女人,在他的眼里,媚俗之极,而他的身边,倪初雪就仿佛一朵不染尘烟的莲,即便身处污浊之地,依然独自散发着纯净光芒。

  媚拉扭摆的腰肢越来越僵硬了,因为她清楚的看见项薄寒的视线,根本不在她的身上,而是在倪初雪的身上。

  她的目光射出一抹忌妒,咬着红唇,心生怨气。

  倪初雪喝完一杯果汁之后,她又发现,怎么回事,越喝越渴啊!明明解渴的啊!倪初雪朝那酒保道,“给我一杯冰水。”

  那酒保立即给她一杯,倪初雪端起就往嘴里急送,而她的一张小脸,在昏黄的光芒下,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涨红。

  项薄寒见她喝得急,伸手去握她的手腕,阻止她这样猛喝冰水,“别喝太多。”

  项薄寒的手掌握住的纤细皓腕,却烫人的很,他猛地一惊,而倪初雪也喘息着扭头看着他,她眼神里泛红的光芒,令项薄寒查觉到不对。

  项薄寒立即起身,扣住那酒保的手臂,冷沉寻问,“你给她喝了什么?”

  酒保吓了一跳,他忙摇头,“我没有给这位小姐喝什么不该喝的东西。”

  “我再问你一遍,她喝了什么?”

  项薄寒的手劲之大,令那酒保的脸都白了,终于,他仿佛意识到什么,喃喃道,“难道刚才那位客人端错了酒?”

  而项薄寒便知道是什么了,肯定是有客人在他手里买了下药的酒,而倪初雪错误的喝下了。

  “项叔叔,好热啊!”

  倪初雪扶着额头站起身,一个不稳,就往项薄寒的身上摔去。

  项薄寒伸手揽住她,几乎想也未想,把她打横给抱起来了。

  “你喝错了东西,我带你回去。”

  “我喝了什么?”

  倪初雪的眼神里,已经迷离了。

  项薄寒没有回答,只是疾步朝大门的方向走去,媚拉见状,眼神瞪大,怎么倪初雪是被项薄寒抱着走的?

  而且那样的亲呢?

  “我姐…”在门口处,倪初雪意识混乱之中,还在担心媚拉。

  项薄寒回头朝一名保镖道,“去保护媚拉小姐,护送她回酒店。”

  保镖立即又折了回去,而被抱着的倪初雪,突然纤手主动的搂住了项薄寒的脖子,“好热…项叔叔,救救我。”

  项薄寒抱着她,立即进入了打开的后座,关门之际,便朝保镖命令,“立即回酒店。”

  而在昏暗的车厢里,倪初雪仿佛一只不乖的小猫,紧紧的钻入了项薄寒的怀里。

欢迎大家访问:九点半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jdbxs.com/book/61337/13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