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梦萦】:“要我说不可能这么简单,数千年屹立不倒的大家族,肯定有不少高手在,而且和他们交情深厚的强者肯定也有不少。”

  【瞬】:“师娘说的没错。主播和她的灵宠虽然强大,但是受时空法则的限制,现在能够动用的法力最强也是大乘顶峰吧。只要陈家人多势重,主播双拳难敌四手,肯定还是要吃亏的。”

  【主播叶新绿】:“看情况而定吧!”

  接连数天,夜间叶新绿都是盘膝而坐,利用灵力心法增益这副肉身。可能是那天早上在学校门口出了洋相,尹秋雪这几天都没再和陈飞天公然凑到一起,不过暗中往来是不会少的。

  叶新绿才懒的管他们的闲事,每天不是跟修士们群聊,就是在群里卖一些厉害的丹方灵药什么的。她有随身空间在手,在这种时空里赚钱不要太容易。

  一边借灵果洗精伐髓,一边利用灵气滋养肉身,叶新绿很快就将这副肉身的经脉丹田拓宽了不少。

  这一日深夜叶新绿仍旧盘膝坐在床上,闭目打座,突地感觉有灵气法能在自己周遭环绕。

  【迷迷妹】:“咦,怎么回事?主播周围那一圈一圈的是?”

  【主播叶新绿】:“是法术灵能,有人在给我施展昏睡咒。”

  【目莲在线】:“有人又要搞事情?”

  【绿肥红瘦的小号】:“呵呵,看起来是哒!感觉又有好戏看了,期待中!”

  【少林寺】:“主播打算怎么做?”

  这条弹幕刚一飘过,观众们就见原本盘膝坐在床上的叶新绿身子一倒,躺在了床上,并且很快就传来轻微的鼾声。

  【黄泉】:“呃……”

  【打不死的小强】:“emmm……”

  【厉】:“又有人要被主播坑了。”

  叶新绿睡着之后,就发现自己来到了原主经常在梦中看到的那个十字路口。

  马路对面站着一个英挺高大的身影,手持双剑,面容无法看清。不过叶新绿很快就感应到那双剑上透着和破魂弓相似的法能,无疑就是现在在陈飞天手里的两把盘古神剑:绝情和逆天。

  【一夜相思不尽欢】:“哎哟我去,太棒了,直播间连主播的梦境都播了出来。”

  【林子大了】:“这不仅仅是主播的梦,而是陈飞天为原主营造的梦境,就是想吓唬她,让她胆怯,从而用两把盘古神剑成功把破魂弓给引过去。”

  其实,在原剧情中,陈飞天成功追求到原主之后,这梦境就少来了,偶尔才会来一次,毕竟他试了无数次都没用。

  不过,估计是那天连续被摔出丑过后,一来是尹秋雪多少有点和陈飞天拉开距离,让陈飞天心里很不是滋味;二来是陈飞天实在不想再继续坐在叶新绿旁边了。

  想到那天他坐的椅子一连换了好几个都不稳当,他就觉得可能根本就不是椅子的事,而是朱婉心这女人天生不祥。虽说是生在现代社会,但出身于弑神世家,他心里其实很相信气运、风水之说。

  他想要早点结束和朱婉心的关系,离这个女人远远的,但必须得先拿回破魂弓。所以他有点着急,这才决定继续利用梦境,希冀事情能有点起色。

  以前的原主,只是能看到马路对面站着一个双手持剑的怪人,不知道他是谁,也无法看清他在干什么。但是叶新绿却能清楚地看到他的嘴在动,魂力探过去,就发现他是在念诵咒语。

  这应该是盘古神兵之间互相牵引的一种咒术。

  以前破魂弓藏在原主的丹田里,并没被原主炼化真正地融为一体,原主灵魂离体被陈飞天带入这个梦境,破魂弓又没跟来,当然不会有任何反应。

  现在叶新绿已经将这把破魂弓融入昙花羽笛扇中,虽说二者分离也只是她一念之间的事,但是昙花羽笛扇可是在叶新绿的灵魂漩涡中,等于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所以,陈飞天念了半天咒,催了半天法,仍旧没有半点动静。

  不过,他施法施了好几次,叶新绿却通过魂力将他施法时的咒语与法能运转路线悉数探查得一清二楚。

  陈飞天施法多次仍旧不奏效,心下恼火之际发现天已将亮,他打算先撤回了,谁想马路对面的女人却是嗡嗡的,念起了咒语。细听其音,赫然就是他刚才念的。

  陈飞天心头一凛,朱婉心怎么也会他们弑神一族的传承秘术?

  他再一转头看去时,就发现女人摊开的掌心中有一把金色小弓,就如一个小胎记一般乖巧地待在那里,在她咒语的摧动之下绽放出朵朵金色的光华。

  骇然之际,陈飞天惊觉自己手中的双剑竟有些蠢蠢欲动,像是要朝那把小弓飞过去。

  天哪,当年朱氏不但抢走了破魂弓,难道竟连他们陈氏的祖传秘术也一并抢去了吗?怎么没听前辈们提起过?

  而且这祖传秘术都是代代口口相传,甚至只有嫡传弟子才能接受这个传承,朱氏想要夺走,必定是有陈氏嫡传族人亲口告之。

  陈飞天感觉手中的双剑动得越发厉害,不敢久留,施展秘术打算就此遁去,却发现了一件令他更为惊骇的事。

  他动不了了。

  身上有如泰山压顶,双腿站立都成问题,竟是噗嗵一下跪倒在地。

  “这真是‘有心的人来入梦’啊!哈哈”他听到女人笑道,心里哇凉哇凉的。

  因着身上感觉泰山压顶,压得他现在呼吸都困难,紧握双剑的手也跟着颤抖起来。更何况那双剑往外飞窜的力度又开始加强,他一个拿捏不稳,双剑噌的一下就窜了出去。

  他亲眼看着绝情和逆天两把神兵飞到女人面前,落在她的掌心,乖巧的有如女人的孩儿,幻化成她掌心的小胎记,金色光华绽放之后就迅速隐于她掌心中,再也看不到。

  “我有花一朵,种在我心中,含苞待放意幽幽,朝朝与暮暮,我切切地等候,有心的人来入梦……”

  女人转身离去,陈飞天耳边却萦绕着女人的歌声。

  【凉啊凉】:“唉,本来有点凄艳的歌,怎么到了主播这里竟然感觉这么搞笑?”

欢迎大家访问:九点半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jdbxs.com/book/61253/1503/